化学提分秘籍

初涉欧美。喜欢可爱的女孩子!♡

双南意。罗维诺与恰拉。
罗维视角。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在街角擦肩而过的姑娘棕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将落日的余晖破碎,光的碎片猝不及防掉进了我的眼睛里。胸腔里的心脏随着她的脚步急促跳动着,我按下了因不安而起伏的胸口,匆忙地赶上去带着些走运的想法想要追上她。

归巢的燕衔着泥土在小路间滑过轻盈的身躯似乎带起一阵风夹着泥土的香气。花骨朵儿从枝桠上夭折小小地打着旋儿降下。在奔跑中的人不会注意到周边的美景心中只有眼前的美人。

糟糕地发现她转过一个巷角,在我赶到时只有一个浅浅的脚印让我有迹可循,“上帝。”在喘息之中小声地祈祷。对于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来说这了真是个麻烦的事。“呃——…虽然不相信。但如果让我捉到那个精灵,我相信家里会添上一个大十字。”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那些平时唠唠叨叨时不时喊着主啊救救这个可怜的人这种不经思考的话的家伙的祷告词。少量缺氧使脑子添了混沌状态。

我相信我们之间是有一道光牵引着的。竭尽全力来到小巷尽头,旁边透着法国风情的小店前一只德牧懒散地趴在那儿见了我立即狂吠。“嘿。”心里的郁闷几乎宣泄而出,那道曼妙的身影似乎还在眼前。“小家伙别在这儿冲我装英雄。”敲敲额头对于自己跟一只狗讲道理的行为感到懊恼,如果被人看见准会认为是个神经病患者。

既然失去了这次机会就在这儿停留一会也不错。踏进了店里门框上挂着的风铃敲击着内壁,奇妙的音乐在耳边萦绕,糟糕的心情也好上些许。真是有够奇怪的店,法式的外部装修与店门口的德牧,门框的风铃有点日式的味道菜单上的意大利点心让人眼花缭乱。从绿叶装点着的帘后钻出来个姑娘,睡眼惺忪的模样让我想起了罗马神话里的一位女神。鬓边小小翘着的一簇短发也为她增添一丝风情。睡前精心打理的棕色长发顺着肩滑至颈窝处。我确信眼前的美人就是我想要逮住的小精灵。

丝毫没有发现自己上翘的嘴角,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她面前的。记忆中我托起她的手在上面轻轻落下一个吻,说出在初次见面几乎脱口而出的话。

“女士,您的美貌令我倾心。我想丘比特已经悄悄在我心上刻下一个印迹。”

夜间舞会。

#哈罗##Ron性转#

霍格沃茨的圣诞节每年都是一样的热闹,走廊里的盔甲干净得一尘不染,他们们开心地移动着躯体发出怪异的声响。胖夫人和卡多根爵士也离开他们的画框同其他画像一起聚集在大厅中最大的画像中。夜空像黑色天鹅绒布,温柔地将繁星拥入怀中,从用复杂线条禁锢起来的窗户缝隙中偷跑进来的风拂过像是孩童压低音量的低吟。

铺满红布的走廊上微小到难以察觉的脚步声响起,随着脚下运动幅度的加大,她红到极致如火焰一样的长发被窗边的微风吹起一点儿的波伏。“真够倒霉的。”喘息中夹杂着一句抱怨,这点儿不满随即被风吹散,“今晚天气倒是不错。”

当Roris赶到大厅时舞会已经开始,她倚在墙边喘息着。无头尼克也才刚刚赶到,他朝她笑笑就飘走了。当因为剧烈运动而加快的心跳慢慢平静下来,Roris走到一个空位子坐下。

画像中胖夫人手中高举着酒杯摇晃着冲她喊了一句,“嗨!Roris,黄油啤酒的味道很棒,对不对?”说着她将空酒杯放到嘴边仿佛在喝着什么,脸上还带着红晕。“是的。这很不错。圣诞快乐!”Roris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她对着面前的银盘子低声说了一句butter beea,一杯琥珀色液体出现在盘子里,还有小小的漩涡在杯中回荡着。

Roris伸手将她漂亮的波浪卷发绾于耳后,提起酒杯小小泯了一口,假面的羽毛在啤酒倾泻出时被沾湿了一点。

在畅饮完一杯啤酒后Roris才将注意力转回舞会。男孩们搂着女孩们在空出来的地方跟随曲子旋转,还有一些在榭寄生下亲吻着对方。拉文德也在其中。

几个还很稚嫩的二年级生过来尝试邀请Roris,可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她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脸上失望的神情,因为她正在人群中寻找着Harry的身影,时不时检查一下自己的长裙有没有沾上彩带碎屑。

Roris洁白无瑕的手腕戴着橄榄枝状手饰,平常有点儿凌乱的火红长发在今天也特意地用魔法弄成波浪卷。韦斯莱夫人昨天寄过来的黑色长裙和紫罗兰色丝绸披肩与她火红的长发配合就像黑夜中的红玫瑰,美丽而又带着刺。

Roris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良久,也没有找到她所想要找到的男孩。或许他正和帕瓦蒂在舞池中央转着圈子呢。

“Roris,你愿意与我跳一曲吗?”当Roris正打算离开去寻找格雷女士时Harry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他的脸上还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

“——当然。”

——————————————————————————————————————————

呜哇看看太太们的再看看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感觉心有点痛x